Recent Articles

    我们现在说的丝绸之路经济带

    2020-04-12 05:02

    首先我们说“一带一路”这个概念指的是什么,它的特征跟我们过去讲了几十年的丝绸之路,丝绸之路和丝绸之路经济带之间是一个东西还是两个东西,我们现在经常讲的互联互通,亚欧大陆桥和丝绸之路又是什么关联?现在的新丝绸之路和我们说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彼此之间又是什么关系?这些问题我一时很难准确解释,可能我们在实际工作当中用了很多不太明确的东西。我个人就讲,我们现在说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实际上跟过去说的丝绸之路最大区别在于哪?就是在于过去丝绸之路主要承担着通道,而我们现在说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两个词,一个是通道的问题,但是更多的是担负的中国今后的产业输出问题,我们说我们自己的这种产业转移也好,产业升级也好,最终向外输出是我们一个最重要的功能,而通道的建设正是为产业输出提供一个渠道,同时产业输出也为我们这个通道的建设提供了一个重要的途径,否则的话这个通道建了只为你服务,我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第二个说我有区位优势,这个话在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都可以说,因为这个东西在当时是一个短缺的,但是随着国家交通运输体系和交通运输网络的健全发展,那么这种依托交通区位的这种优势就越来越弱化了,对吧?我们可以说倒退三十年前,黄骅港这个地方的交通区位很差的,没有港,没有这没有那,但是随着交通网络建设起来,黄骅港的区位就提升了,这种情况不光在你黄骅港,在其他地方也在出现,它的相对优势就会下降,所以我说什么呢,很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起点不重要,终点很重要,哪里是起点没有关系,我们要把我们的力量投到哪里去,通过什么方式投入,这个很重要,所以怎么样选择我们自己的发展方向,让我们的发展方向和发展目标符合国家战略发展的要求,符合“一带一路”的要求。

    自从这个事提出来以后,全国各地大家知道有很多地方都很热情,大家都在把这个事情当做一个重要的任务在积极推进,但是大家往往陷入一个误区,就是什么呢?这也是一个两面的问题,就是往往把国家利益等同于我自己的,就这个事实我谈了,我包揽天下了,所以后面我说另外一句话可能大家会不爱听,第二个就是国家我装,既然这个是国家利益,我就把所有的发展任务统统装进去,所以我第一个就是说沧州和黄骅港在今后发展当中,要给自己的准确定位,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

    另外一种情况,全面均衡只是我们一个追求的目标,并不是唯一的目标,我们能做到全面均衡最好,但是在一定条件下,在一定时期内,如果我不能做到样样全的话,那我们一定做到一样鲜,我们一定把我们最好的要做到最强,当然这种情况下我们能做得更多就更好,因为我对沧州和黄骅港的情况了解不多,你让我现在提出具体的一些建议,我实在提不出来,所以我只能从丝路的这个角度上跟大家谈谈我的感受,谢谢大家。

    比如说我们现在在南海,因为我们现在的海上航线已经遍布全球,如果仅仅从航线角度去说,海上丝绸之路根本就没有建设必要了,我们哪里不通?我们通到南美,欧美就不用说了,航线多如牛毛,我们重点是什么?就是还是要维护我们自己的国家利益,这个利益既有经济利益也有安全利益,说白了,这个话说得可能比较糙,也比较难听,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战略,它是国家的战略,国家战略势必就是以国家为宗旨,我中午吃饭的时候就说,我说如果美国的智囊团跟俄罗斯智囊团来分析我们“一带一路”的话,跟我们做得不会太远,因为都是从自己国家利益还衡量别的国家利益,所以我们想干什么我想我们国家是清楚的,那么说到这我们来看,如果实现这个东西沧州市黄骅港要干什么?

    那么刚才大家也讲到,就是说这个产业发展和产业推进的问题,我觉得我个人觉得,在黄骅这个地方,可能以港兴城,以城促产可能要倒个个,因为你的港口和产业之间的联系远比你现在港口和城市之间的联系要密切得多,也重要得多,通过港口发展你的产业,通过产业的聚集,聚集人口,发展城市,这个可能是一个,这也许是我的胡说,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贴近的渠道。

    同时在这个中间要考虑什么问题,就是说高端产业中间有低技术低成本,低端产业中有高技术高成本,我们在引进产业的时候,要考虑到这一点,比如说在沧州港这种地方,我有这么好的条件,我不发展与它相适应的产业,那就是你不对,你在浪费资源,在发展的过程中你要有所选择。比如说前些年,我知道国内,就从加拿大,从美国,引进了很多就是直升机的组装厂,说起来好像一年能组建多少多少架飞机,那种飞机都是50年代、60年代的技术,这种产品我估计是没有人要的,你就是组装起来又有什么用?这是国外低端产品,淘汰的。

    第二个,就是说我们从我们现在的这种了解的情况看,这“一带一路”的目的是什么?我个人理解,大部分时候就是两个,一个是保证中国现有的现实利益,一个是拓展中国未来的发展,随着我们说经济一体化,全球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中国经济和全世界经济不光是在经济层面,文化层面、文明层面统统都有交流,那么这种交流势必影响我们的利益在海外出线,那这种出线的时候我们通过什么去建立,我们通过什么去传播?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一带一路”我们要回答几个问题,就是说去哪里?我们现在说从满洲里开始,一直到越南的河口站,这一圈下来2500多公里,我是不是都要开?我开了以后干吗?所以我的感觉是什么?就是说开通这个所谓的通联,它的取向是我自己的国家利益当然要兼顾对方利益,如果我没有利益的话我不干那种蠢事,对吧?第二点,互通互联指的,实际上跟我们前面说的产业转移之间是存在一定的障碍的,西北方向是过去的俄罗斯的传统势力范围,这个地区曾经人家富过,人家见过东西,恐怕我们要转移低端的东西的话恐怕没有那么容易,而高端的东西由于他们的防备心理和其他一些因素,可能也需要我们大量的做工作。印度已经说了,这个国家我一直没理解我们为什么建印中孟缅通道,我已经不理解,换句话说,我们要实现我们的互联互通,或者说要拓展我们的,加强联系,并不是说我们一厢情愿可以做得到的,如果从这个意义上讲,那么“一带一路”它就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我个人理解一代指的是从我们能够选择的一个方向上能够实现我们的产业转移,能够实现我们保卫资源的目的,这个方向上才值得我们去布这一带,而一路更多的应该是稳定现有的这种,我们的全球航线和重要的节点,这个航线上的重要节点也是特别关键的。

    就我个人而言,我们在“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下,国家相关的文件还没有正式公布,出于行业特征,或者说交通运输从业者的本能,我们也对“一带一路”做了自己的解读,这个东西既不代表我单位,更不代表国家的态度,仅仅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