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Articles

    如果打个形象的比喻

    2020-02-05 01:03

    “如果打个形象的比喻,就是狮和虎经常见,狮虎兽非常罕见!”吴兑说,在最近的10年里,城市里雾和灰霾同时存在的天数只有5天。2005年广州出现过一次,2006年南京出现过一次,2010年上海复旦大学在上海和黄山同时取样,发现雾气中存在污染物,再就是2014年沈阳出现过一次。在最近10年里,北京一直坚持取雾水样本,但没有一次发现存在可供检测的污染物。

    在刚结束的市两会上,杨松才和刘素燕提交了一份《关于加强扬尘污染控制,建设清洁广州的建议》,杨松才认为,虽然市民不能通过肉眼判断pm2.5指数的高低,但是对于扬尘污染,人们却能通过感官直接感受到。对于垃圾材料的运送、露天材料的堆放、建筑土方的运送、道路清扫和其他原因带来的扬尘污染情形,仍然十分严峻,政府必须重视和治理。杨松才曾对广州番禺兴南大道(万科至雅居乐段)进行较长时间的观察,发现因万博中心建设带来的扬尘污染两年多来没有任何根本的改观,给当地居民的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比较严重的影响。

    刘素燕说,在某个场合,有个市领导说,幸福生活就是夜里看星星,早晨听鸟鸣。“我现在能够在清晨被鸟叫声吵醒,但夜里看星星,我觉得还比较困难。”对于广州市去年全年282天优良天气和80%天数可以夜间看星星这一说法,刘素燕说,不知道政府的数据采集点是怎样布局的,但作为一个广州市民的个体感受而言,没有觉得优良天气有如此之多。

    雾是雾,霾是霾,在我们专业研究人员眼里,雾霾是一个指鹿为马的错误概念。”昨日,暨南大学大气环境安全与污染控制研究所吴兑教授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10年里,在广州、南京、上海和沈阳累加只出现过5次雾和霾同时“现身”的情形。

    为此,他们建议市有关部门对全市扬尘污染源做一个全面摸底调查,督促企业开展污染治理并建立管理台账;将扬尘污染纳入企业诚信管理,对污染严重的企业进行行政处罚,积极开展施工单位污染粉尘申报登记和污染费核定征收工作,让污染单位付出经济成本。

    吴兑说,作为专业研究人员,他可以负责地说,从2005年开始,珠三角城市群总体大气污染出现下降的总趋势,并以此为拐点,成功避过了高污染期,并开始积累成功减排经验,给京津冀做出了好的榜样。“我们过去曾说过一句话,就是珠三角的昨天就是京津冀的今天。”吴兑说,相信经过10到20年的治理,京津冀能够将大气污染治理好。

    暨大教授吴兑称:广州年后出现了几天雾水天气,其实跟灰霾毫无关系,可不少人还在朋友圈里发照片,“抹黑”广州的天气

    吴兑从事大气环境安全与污染控制已经有30多年了,在他几十年的研究生涯里,“雾霾”这个词从来都没有被提及过。而最近,他即将启程北京,参加一个类似“科学大讲堂”的讲座,主题就是科普“雾霾”是个莫须有的怪物。

    昨天,市政协委员、广州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松才、九三学社广州市委员会秘书长刘素燕和吴兑教授做客广州电台“政协委员话民生”节目,在之前,他们三位就灰霾治理和加强广州扬尘污染控制等话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吴兑告诉记者,公众受“雾霾”这个错误概念的引导,会把正常有雾的天气也误认为是污染天气,“过去我们都很向往在乡间深深地吸上一口雾气,特别的清新和浪漫!”吴兑举例说,广州年后出现了几天雾水天气,其实跟灰霾真是毫无关系,可不少人还在朋友圈里发照片,“抹黑”广州的天气。

    在吴兑看来,节能减排、能源结构调整等都是治理大气污染的路径和办法,但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