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Articles

    各大城市都是八仙过海

    2020-05-09 06:32

    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昨天(3号)表示,2016年治理交通拥堵行动计划目前已经制定完成,除了加快加密城市路网建设,逐年提高人们绿色方式出行的比例以外,还将在缓解道路交通拥堵方面出台一些新的措施。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千里江陵一日还,我还堵在北三环”,这么一句调侃的玩笑,却说出了交通拥堵为城市管理者和市民的带来的“心病”。为了治理交通拥堵,各大城市都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小客车摇号限购、机动车尾号限行,这些措施都由来已久。虽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为了交通拥堵,却依然难以抑制交通拥堵加剧的趋势。

    明年将研究试点征收拥堵费的消息公布后,再次引发人们的关注。实际上,拥堵收费是不少国际大城市都在实施的一种市场化手段,目前新加坡、伦敦等城市,都对进入市中心的驾驶者收取拥堵费。不过,收取拥堵费的效果也存在争议。国内的上海、深圳等地都曾经释放出收取拥堵费的信号,但都最终“搁浅”。在北京交通大学交通运输学院毛宝华教授看来,收取拥堵费在技术上存在困难。他认为这项措施要实施起来,难度比较大。第一个要建立相对比较封闭的区域,技术上需要花很多的钱。比如说,要监控到哪些车进来,哪些车没进来,并且要能迅速地识别它,不能有很多的漏网。像北京一个城市里面,要封闭一个区域里面,要考虑各种可能性,一个小的路口都不能放过,要是放过的话,大家从那里钻进来可能就收不到费了。根据伦敦的经验,从技术上它不光要地面的设备,还要在车上也要装设备。第二怎么样确定哪些车收费,哪些车不收费,这个是有难度的。第三个他认为在实施过程中可能会有困难,比如说老百姓对规则遵守的意识方面还是有困难的。

    为进一步缓解拥堵的状况,北京市将在现有一系列措施基础上继续“加码”。北京市交通委昨天(3号)发布消息说,明年将研究试点征收拥堵费,并针对小客车、机动车实施更加严格的限行措施,错峰上下班等方面也将有新政出台。

    其实,北京市交通委计划推出的这些治理交通拥堵的措施,我们并不陌生。比如说收取拥堵费,其实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讨论。而小客车限购包括限行措施也已经实行很长时间。但真要推行或者改进这些措施时,很多人还是会有疑问,这些措施对缓解拥堵到底能起到多大作用呢?

    周正宇介绍,调解机动车的拥有和使用,要在小客车的调控政策、机动车的限行措施、拥堵收费的试点、地区错峰上下班计划有新的政策出台。

    这些新措施何时能够正式出台,能否起到预期的作用,恐怕还需要进一步的等待与观察。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治理城市交通拥堵要“疏”“堵”结合。不仅要通过“堵”的方式,限制机动车保有量的增长、限制机动车出行;还要采取“疏”的手段,改善城市道路网络的规划,完善公共出行的配套设施建设等。

    北京地铁公司服务热线工作人员透露,打折测试是按照北京市交通委的要求进行的。如果这次打折测试比较成功,北京市地铁自动售票检票系统也将具备实施错峰票价的条件,推行错峰票价将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周正宇表示,除以上措施外,对机动车停车治理也是明年的一项重点工作。以停车入位、停车付费、违停受罚为基本思路,实施更有力度的差别化停车收费政策。

    目前相关的法律法规正在抓紧起草。周正宇介绍,(北京)市人大正在制定《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条例》,制定《北京市交通拥堵治理条例》,限制措施将来要通过立法。

    不管收取拥堵费能不能有效地解决交通拥堵问题,也不论征收条件是否成熟,拥堵收费都或将成为必然。同样“板上钉钉”的则是错峰票价政策。北京建筑设计研究院张根认为,这些措施会对缓解拥堵有一定作用,但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觉得收拥堵费和限号、限行、限购等等这些措施,实际上都是一种纯技术措施。纯技术措施是一个只能解决具体问题的一种方式。

    要想解决“交通病”,得先解决“城市病”。无论是收取拥堵费还是对机动车辆实施限号、限行,都不能与城市自身的承载能力相分离。北京市交通委的负责人表示,除了出台新的限制措施外,还将推动个体机动交通方式向绿色出行方式转移,同时把交通承载力作为城市发展的约束条件,那么也将通过人口规模控制、功能疏解、优化职住平衡等手段解决去“城市病”,从而去治“交通病”的根儿。(记者刘会民 北京台记者郑建明)

    目前,关于错峰票价的问题,北京地铁八通线、昌平线的部分站点已经开始研究试点。同时,昨天和今天两天,除机场线以外的本市地铁线路,也将进行设备功能测试。京港地铁的工作人员解释称,这次地铁票价打折测试,是为了配合本市地铁自动售票检票系统的功能升级。12月3号和4号这两天测试期间,如果您是7点以前持一卡通刷卡进站,扣费在原有票价基础上能额外享受9.9折。